阅读信息

文物集粹

[日期:2007-06-19] 来源:张掖大佛寺  发布者: [字体: ]

 

塔殿出土元代玉雕

      一组四件,大佛寺金塔殿地宫石函内出土。外形呈方圆,平底,大小基本相同,整玉镂雕而成,色分青白。雕刻题材以珍禽异兽、祥瑞植物为形,表达了深刻的思想内涵。“天鹅、鹭鸶纹纽”,用写实的手法,通过刻画鹭鸶、天鹅鸟在河塘中嬉戏、撒欢的自然情景,寓意着“荣禄登堂、富贵吉祥”的美好意愿,生活情趣浓郁;“灵芝蟠螭纹纽”,以灵芝、蟠螭为表现内容,描绘的是一幅想象中的奇妙境界,形意俱到地使其成为“富贵如意、长盛不衰”的象征之物。每件器物小巧玲珑,别致典雅,图案装饰兼具了绘画和雕塑的两种特性,雕刻手法独特。镂空与浮雕融汇贯通,细腻和粗犷并举,虚实结合,形象生动、立体感强,整体结构和谐均衡、完美绝伦,是玉雕中的经典之作。

 

 

 

 

 

明重建卧佛铜记事牌

1966年,张掖大佛寺卧佛腹内出土。长方形制,薄铜板上沿饰覆莲花瓣状,下沿为仰、覆莲台形,纹饰皆捶揲而成;正面錾刻有239个汉文楷体字,内容为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张掖因地震而重修卧佛的记事,落款处有僧职名单。此牌对于研究大佛寺建筑、塑像的历史及我国古代地震灾害等情况也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西夏白釉印花卉纹碗

张掖五凤楼出土,现藏于张掖博物馆。撇口圆腹,浅圈足,足端平削。胎质坚硬作灰白色,胎壁轻薄,内壁印有两束折枝菊花纹。先施化妆土,后施玻璃釉,釉色白中闪黄,外壁作半截釉,碗底内留有叠烧痕迹。

 

 

 

 

 

清毗卢遮那佛光明真言曼荼罗经版

是大佛寺现存795块佛经雕版中最具特点的经版实物之一。此版整体略呈方形,松木质地,单面雕刻,文字分汉文楷体和梵文天城体两种。版面上沿处文字为汉文楷书“毗卢遮那佛大灌顶真言”,左右沿处为四句汉文唱偈“真言梵语触尸骨,亡者即生佛净土;见佛闻法亲授记,远证无上大菩提”。下沿处文字较大,内容为汉文楷书“此咒出大藏经”。版面中央有毗卢遮那佛梵文天城体种子字,围绕种子字周围的是呈顺时针方向、形如圆环的二十三个梵字组成的光明真言字轮。
    毗卢遮那佛光明真言曼荼罗,是四类曼荼罗之种子字曼荼罗中的一种,在密教中,诵持光明真言,是灭罪孽、除疾病、息灾祸等所用的秘法。毗卢遮那佛光明真言曼荼罗经版在大佛寺的留存,说明和补充了大佛寺在佛教文化发展中的一些历史问题。

 

元五股金刚杵

现藏于张掖市甘州区博物馆。又名金刚智杵、坚慧杵。在密教中,象征着摧灭烦恼之菩提心,为诸尊之持物或修法之道具。五股杵在金刚杵类法器中,又称五智金刚杵、五峰金刚杵、五峰光明、五股金刚等,其五峰系表五智五佛,其中中心锋象征佛之实智,其余四锋则为四佛权智之标帜。张掖大佛寺藏元代铜金刚杵,长17.5cm,重266.82克,质地黄铜,范铸工艺。从整体形制看,两端粗圆,状似亚铃,造型为中心杵贯穿两端,顶部略成杵锋。主杵中央有凸起的抽象化佛头装饰,两侧各饰佛头两个。杵铃两端粗圆如伞,两头分别为八根扁棱状伞骨呈弧状连接于中心杵,伞骨下收,集于圆形莲座之上。整器造型清新流畅,在循从法器的规范尺度外,亦不失器物的小巧精美。

 

战国铜立鹿

1985年4月1日,张掖县龙渠乡木龙坝村三社征集,现藏于张掖博物馆。立鹿形状,伸颈作鸣叫状,鹿角作四个环形延至背部,四肢前蹬,身体作后倾态,双目圆睁,两耳向后,脖颈下垂平行纹鬃毛,范铸中空,腹下开缝。立鹿分两类,一类身体粗壮,四蹄作三角环形;一类腰部微细,四蹄踩半圆形环,有人认为是雌雄之别。古代西北游牧民族多以鹿为神兽,这部分立鹿可能是祭祀用品。

 

明十三相轮铜塔

张掖大佛寺遗藏。黄铜质地,由塔座,塔身和塔刹三部分组成,塔座素面方形,上有双层仰莲瓣形台,台上是覆钵形塔身,塔身中有二道弦纹,下部有四道相轮作装饰,有象征性佛龛。龛顶有覆莲形花瓣纹,其上为十三相轮组成的塔颈,顶部为覆莲花瓣纹塔刹。刹顶饰以含苞状仰莲纹,在塔座底部有錾刻的“十”字状羯磨杵图案。

明沈周山水扇面

现藏于张掖市甘州区博物馆。纸本,扇面形水墨画,画面表现了传统山水画的近实远虚,可见坡石村野,茅舍屋宇若隐若现,渔翁泛舟独钓寒江,一双水鸟翔于水面,画面层次分明笔墨酣畅,设色淡雅,颇得平淡天真之趣,左上落款"沈周"二字,下押方形"启南"篆体朱文一印。

 

明漆绘描金人物铜镜

张掖大佛寺卧佛腹内出土。圆形镜面,光洁可鉴。背面有阔边凸起,作凹面,镜背中心有半球形孔纽,背面先以朱漆为底,再以金泥描绘,称“描金”。边缘饰水波纹,镜纽周围绘画内容为游园图:近景绘一松树,一童子在树石间玩耍。在右侧绘一房舍,内有二位官人端坐歇息,门前左侧绘三游客相视而行,其中两人与房内官人拱手相呼,后一人观赏园景。中景水池左侧绘一亭台,亭内窗口一人观景。远景绘山石树木,林中透出亭台楼阁。

明龙泉窑豆青釉刻花卉纹碗

1980年7月30日出土于张掖梁家墩乡三工村十社明墓内,现藏于张掖博物馆。敞口、圆唇深腹,矮圈足,胎体较厚,作香灰色。碗内底部印有两圈联珠纹,内刻花叶三枝,内壁刻有缠枝花卉纹,近口沿处刻忍冬纹一周,下饰联珠纹两圈,外壁近足处刻印莲瓣,上有联珠纹一周,立体花纹为缠枝花卉纹,近内沿处装饰与内壁相同。碗体施豆绿青釉,光亮莹润,施釉均匀厚重,唯圈足内露胎,作酱色,并有三个支烧点痕迹。釉厚处有桔皮纹特征。

 

明鎏金释迦佛铜坐像

张掖大佛寺遗藏。鎏金圆雕铸造工艺,青铜质地,佛发如螺,顶有肉髻,双耳下垂,眉目修长,双眼微闭,眉间有白毫,身着袒肩袈裟,衣饰莲花纹,全跏跌坐,左掌叠置足上,作“定印”,右手直伸下垂,作触地印,体态和面部神情庄严,透射出一种慈祥、智慧、明净的佛国气息。

康熙西山爽气行书中堂

现藏于张掖市甘州区博物馆。纸本墨笔行书体,诗文为五言绝句,自"霏翠连群岫…万象入洪钧"共八句四十字,竖式书写,装裱款式为中堂长方形,带天杆地轴,落款:"西山爽气",下盖两方印,一方"养慎东序",一方"循具玉黄",皆为篆体朱文;右上方引首铃章为椭圆形篆体朱文"承华"二字.通篇笔法婉丽遒劲,气势雄伟迭宏,结构严谨,韵律儒雅,充分展示了一代君王杰出的书法艺术造诣。

 

汉模印四灵画像砖

1990年4月27日出土于张掖市甘州区明永乡沤波村1号汉墓,现藏于张掖博物馆。正方形,灰陶质地,模印而成。正面印有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方神兽图案,整幅画面仿古铜钱纹样绘制,外带细边廓,中间方形廓,四出线与外廓四角相通,把砖面分成了均等的四个梯形画栏,栏内四种神灵各异,各有两个乳钉纹,中廓内饰以四瓣花纹,五个乳钉纹分别点缀于花瓣和中央,背面及四侧边素面无纹饰,纹饰古拙典雅,反映了汉代非常流行对四神的崇拜。

东汉陶仓楼

现藏于张掖博物馆,模制明器,仓体作底大顶小的长方斗状,正面模制出两层楼阁。一层至二层有人字状斜坡楼梯,斜坡上有人扛粮端斗上攀行,墙面模印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神兽,一二层楼顶额枋处各有四朵三踩斗拱。该器物是研究河西汉代建筑和民俗文化的珍贵实物资料。

 

波斯萨珊王朝毕路斯银币

张掖大佛寺金塔殿地宫石函内出土。圆形银质地,正面为毕路斯王头像,面部向右,颈带项圈,身着甲衣,头饰王冠,王冠顶部为新月环抱的火焰纹圆球,左右两侧各有星月纹饰,王像右侧面部,有婆罗文铭文,意为"主上毕路斯",周围饰一圈联珠纹组成轮廓。背面中间为袄教圣火祭坛,祭坛左右各有星月纹饰,侍立祭司二人,周围亦饰联珠纹。

明永乐佛曲

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明成祖搜集唐、宋、元以来通行南北的佛教音乐曲调,编成《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行世,这便是张掖大佛寺保存的明代永乐佛曲。大佛寺明代永乐佛曲,有大小本两种,其中大本八本,小本四本,内容完整,均为蓝绢包背装。大本名为《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小本名为《诸佛如来菩萨名称歌曲》,质地白宣,墨本楷体竖排版式,内容有明成祖《御制感应序》、《神僧传序》、曼荼罗画、曲牌目录名称、曲牌正文和《御制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后序》等。无曲谱,仅有汉字填词。曲牌目录分南曲、北曲,其中南曲122首,北曲222首,共计344首。佛曲收集之多,可与陈旸的《乐书》、崔钦的《教坊记》和《宋史·乐志》相媲美。从资料来看,内容相同的永乐版佛曲,在北京西郊觉生寺(俗称大钟寺)永乐大钟的铸文中有部分收录,在大佛寺另藏的《大明三藏圣教北藏经》中,也全部收录。但时间更早,且以单行本流传的明永乐版佛曲仅张掖大佛寺留存,这对于研究我国明代佛教音乐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金银书《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张掖大佛寺遗藏。简称《般若经》。是宣说诸法皆空之义的大乘般若类经典的汇编,它汇集了般若系16种经典(即十六会),共600卷,唐玄奘译。此经宣说大乘即是般若,般若即是大乘,大乘般若无二,诸法“性空幻有”的思想。作为大乘佛教基础理论,被尊为诸佛之智母,菩萨之慧父。“般若波罗蜜”的含义就是“通过智慧到达彼岸”。唐代曾奉被为“镇国之典”,后世诸类大藏经也多以此经为首部,是中国佛教的基本经籍之一。
    明正统六年(公元1441年),御赐之北藏》首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由钦差讲经兼赐宝藏的圆融显密宗师道深运至张掖。钦差镇守陕西甘肃等处御马监兼尚宝监太监鲁安公王贵(法名朵尔只省巴)为“上以图报列圣宠赐之洪恩,下以效资宗祖栽培之厚德,更计显考昭勇将军王公、显妣吴氏太淑人,由乎善利泛慈航,登彼岸于菩提,次及己躬雪衍,尤增富寿于景运”,集地方名士以《北藏》首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为蓝本,取绀青纸为质,依千字文编序,金、银书写绘画,共计600卷。序言通篇用金泥书写,经文文字用银泥书写,凡“佛”、“菩萨”“世尊”、“菩萨摩柯萨”等尊谓,皆用金泥加以重描。晦涩之字注通假字以便诵读,并于每函卷首扉页置精美的金线描曼荼罗画一幅。
    金银书《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现存558卷(287本),分三十函,每函五本,每本两卷,合为十卷,其中扉页曼荼罗画28幅,分五折页金线描绘。画幅总宽61厘米,高28.5厘米,面积0.17平方米。画面以本尊释迦牟尼坛城为中心,周围绘以十方众佛、菩萨、诸天、罗汉、神众等尊像,人物多达一百零八尊。经书封皮以绫锦装帧,刺绣龙纹图案,尽其华贵。
    金银书《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经文书法结体周正,字体清雅俊美。卷首曼荼罗画显密兼顾、佛道相杂,人物精丽,线条柔美。透射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使金银书《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充满经久不褪、华美庄严的金粉之气。汉藏交融的艺术风格,是民族文化相互交融的历史见证,也是张掖先民聪明才智与艺术才华的充分展示,真实的反映了明代张掖佛教文化艺术发展的繁荣与兴盛。
 

 

明永乐

    70年代出土于张掖西城门护城河,现藏于张掖甘州区博物馆。铜质铸造,分炮座、药膛和炮管三部分。整器有铸造的五圈铜箍做加固,状如竹节。炮座中部上侧凿刻有“永乐柒年玖月口日造”年款和“奇字壹仟柒佰捌拾壹号”铜炮编号,炮身药膛部鼓如球状,上有圆孔形炮捻口,炮身较长。整体来看,工艺造型简单,铜质厚沉,口径较粗,为研究明代火器发展提供了较为珍贵的实物资料。
 

 

 

 

 

明甘州左卫僧纲司铜印

    方形黄铜质,长柄钮,范模铸造。正面为錾刻九叠篆朱文:"甘州左卫僧纲司印",印背左侧刻有楷书"甘州左卫僧纲司之印",右侧为制印时间:"大明戊子年四月造"。僧纲司为明省一级佛教事务管理机构,明初,太祖朱元璋依宋制设各级僧司、僧官,在京设僧录司,各府设僧纲司,州设僧正司,县设僧会司。僧录司诸僧官由礼部任命,各省僧纲司,设都纲一人,主要任务是监督僧众行仪等。永乐六年(1408年)甘肃镇设"甘州左卫僧纲司",《重刊甘镇志·建置志·公署》也记:"僧纲司,弘仁寺内(大佛寺)"。从印的级别充分反映出大佛寺在明代甘肃佛教事务管理中的中心地位。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
底部版权